最新公告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女性资讯 >>女性新闻 >>正文  
“画说四十年”百姓故事:见证高楼拔地起 “高空绣娘”在沪的塔吊人生
2018年11月27日 10:17

  为了让老家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能过的好一些,1992年我来到上海,选择了薪资相对较高的塔吊司机这份职业,从学徒到岗位标兵,一干就是26年……这是“高空绣娘”张瑞珠的真实故事,近日,《我的故事我的画——“画说四十年”主题活动优秀作品展》在上海图书馆第一展厅开幕,用画作讲述改革开放40年来老百姓自己的故事。

  张瑞珠的故事获得了本次活动的一等奖。这源于今年7月份,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指导,上海东方宣传教育服务中心、上海市美术家协会、《故事会》杂志社、东方网政务中心共同主办的“画说四十年”主题画作及故事征集活动,收到来自著名画家、美术爱好者和普通市民群众的投稿画作500余幅,投稿故事1000余个,投稿作者年龄最长者近80岁,最小的只有6岁。

  本次展览共展出31个故事的近300幅画作,从个人成长,生活变化,社会变迁等方面,生动呈现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在上海发生的平凡朴素,真实动人的“百姓故事”。在张瑞珠的故事中,讲述了女吊车司机在工作生活中的所思所想,由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陈伟中绘制成8张画作。

  作为一线城市,上海的建筑高度越来越高,动辄上百米。记得第一次爬塔吊前,很多男司机都笑话我,说我爬不到一半就得下来,结果让他们失望了。我坚定地认为自己一定能做好这份工作。

  每天在1平米的空间内一待就是10多个小时,十分孤独。就在那时,我认识了我现在的爱人,他是地面指挥员,每天看着他的旗语工作,我们彼此建立了信任,产生了感情,并组建了家庭。

  塔吊司机这份工作如同高空绣花,技术娴熟的女司机一点都不逊色于男司机。闷热的夏天,骄阳似火,狭小的空间像烤箱和蒸笼,好像我已融化在酷热的空气里;冬天的寒风劲吹不息,却吹不走我的毅力和勇气。

  女塔吊司机最尴尬的就是上厕所。因为这种尴尬,我每天虽然被太阳暴晒,却不敢喝太多的水。

  工作时间穿短裙,成了一种奢望,为此我放弃了女性爱美的权利。结婚一周年纪念日,当爱人把一件红色连衣裙展开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觉得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。

  爬上塔吊,我每天都能看到上海新的变化,总能抢到上海的第一缕阳光。那一刻,除了惊叹之外,还有作为城市建设者的满满的自豪感。

  如今我们一家人已经完全融入了这座城市。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上海的夜景是那样的迷人。但在我心里,最好的风景还是那一盏盏塔吊吊臂上的灯光,就连闪烁的星光都无法与之比拟……

  此外,初次来到上海打卡城市地标、石库门里弄家长里短、多伦多路的时代变迁,这些发生在百姓身边的真实故事都被画家用图画表现了出来。据悉,《我的故事我的画——“画说四十年”主题活动优秀作品展》11月24日开展,展期六天。

来源:东方网      
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,伯爵炸金花ios版下载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
沪ICP备08108119号